app来一杯奶茶

这些丹药共有六瓶,其中五瓶丹药用的是白脂玉瓶装盛,另外一瓶则是用的温黄玉。

温黄玉算的上是一种上等的玉石,一般能用它来装盛的都是一些比较名贵的物品。

陆渊将六瓶丹药径直推到了独孤博和独孤雁两人的身旁。

“殿主,这就是你炼制的丹药吗?”独孤博好奇的问道。

“嗯,那里面除了解毒丹之外,还有着其他五种丹药,当初炼丹的时候说过会给独孤雁准备一份的,那我自然不会食言。”

“每种丹药的名字都写在了玉瓶之上,吃的时候看清楚就行了。”

“能压制独孤雁体内毒素的解毒丹我一共准备了十粒,每三天吃一粒,十粒吃完之后,基本上伤势可以压制个五四时间不会爆发,四年的时间应该足够你修炼到魂王境界了。”

“到了魂王境界,你就可以着手凝练毒丹,也就不用在意毒素会爆发了,爆发了更好,凝练毒丹之后,毒素越猛烈,对你修为的提升便作用越大。”

陆渊说道。

“啊!五年突破到魂王?”听了陆渊的话,独孤雁不禁惊呼一声。

“怎么,有问题吗?”陆渊淡淡的问道。

“这可能有点难度!”独孤雁贝齿咬了咬红唇,说道。

文艺美术治愈系女孩恬静美好

“四年突破到魂王这还难?你现在三十七级,四年不过一共提升十三级罢了,平均每年三级多一点而已,这有什么难度?”眼睛瞟着独孤雁,陆渊微微皱起了眉头。

“我!”独孤雁红唇紧咬,四年的时间突破魂王,这对她来说的确是一件很难的事啊,她又不像陆渊一样变态。

想着,独孤雁用幽怨的眼神看着陆渊。

“咳咳,殿主,您别在意,雁雁她毕竟不是您嘛,对您来说每年提升三级多很简单,但是对于雁雁来说,还是有点压力的,而且魂宗以后,想要提升一级的话,还是挺难的。”看着陆渊眉头微皱,独孤博立马打着圆场。

“你说的我知道,但是对她来说,每年提升三级多也不难的,你接着听我说你就知道了。”陆渊摆了摆手,说道。

“行,殿主,那您接着说!”独孤博说道。

“这里六瓶丹药,除了解毒丹外,剩下的还有五瓶。”

“四瓶白脂玉瓶中装的分别是回春丹、回魂丹、淬气丹和淬体丹,回春丹恢复伤势、回魂丹恢复魂力、淬气丹淬炼魂力,可以使其变得更加精纯、淬体丹可以淬炼体魄,提升肉体强度。”

“这四瓶丹药中每一种我都给你准备了五粒,你自己算着使用,我就不多说了,用完了之后,可以托独孤前辈告诉我,有时间的话,我会再次炼制,到时候送一点给你,毕竟你也是我们龙王殿的人。”

“我要着重提醒你的是温黄玉瓶中所装的丹药,这叫做升灵丹,升灵丹的作用是用来提升魂力的,魂尊阶段,服用一枚升灵丹必定突破一级,魂宗阶段,有大几率突破一级。”

“升灵丹一个人最多服用五枚,五枚之后基本上就没有效果了,所以我准备的也是五粒,当你到了魂宗之湖,这五枚升灵丹起码可以帮你在魂宗阶段突破三级魂力。”

“有了这些丹药相助,你还怕四年之内突破不到魂王阶别?”

“现在有信心了吗?”陆渊目光灼灼的看着独孤雁。

“有了!”独孤雁点了点头,一双妖冶的眼眸看着陆渊,碧绿色的瞳孔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有信心就好,把这些丹药收起来吧!”陆渊说道。

“嗯!”独孤雁点了点头,将所有的丹药都收进了自己随身的魂导器中。

“现在才是真正重量级的东西要给你,服下了它,你只要再获取一个魂环,就是魂宗了。”陆渊微微一笑,说道。

闻言,独孤雁和独孤博皆是好奇的看着陆渊,他们想看看陆渊拿出来的是什么东西。

陆渊手掌微微一翻,一颗约莫两个拳头大小的金色小瓜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颗金瓜已出现,顿时空气中仿佛多了一种厚重的韵味,同时一股奇异的香气弥漫开来,顿时房间内的三人包括陆渊在内,同时有了一种舌底生津的感觉!

地龙金瓜拥有着一定的地龙血脉,和龙族一脉最为契合。

陆渊是黄金龙,这地龙金瓜对他也是有着不小的作用的。

不过他服用过了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娇疏,而且并没有完全吸收,所以这地龙金瓜对他的作用并没有那么明显的。

而碧磷蛇虽然是蛇,但是蛇也是龙种,所以这地龙金瓜对他们来说,也同样拥有着不小的作用。

甚至于,独孤雁运气如果好的话,说不定能获得地龙血脉,从而武魂得到进化也说不定,毕竟碧磷蛇虽然算是顶级武魂,但是进步空间还是很大的,不说别的,就算是蓝电霸王龙都比碧磷蛇要强大的多。

所以如果独孤雁真的福星高照,很有可能武魂会得到蜕变。

“这叫地龙金瓜,想来独孤前辈是见过的!”陆渊微微笑道。

“的确见过,当时见到的时候就有种想吃的感觉,只不过因为不认识,怕吃了出事情,所以一直没有动它。”独孤博说道。

“呵呵,独孤前辈幸好没吃,否则还真的难以找到一株适合独孤雁的仙草呢,而且这东西对于独孤前辈您来说,作用不大,也就过过嘴瘾,能不能提升个一级魂力都不好说。”陆渊呵呵一笑。

封号斗罗已经是大陆最为顶尖的强者了,地龙金瓜或许可以让独孤雁连升好几级,但是对于独孤博来说,一级都未必能提升,服用了也是浪费。

这不像奇茸通天菊对于菊斗罗的意义,菊斗罗的武魂就是奇茸通天菊,所以这奇茸通天菊对于他来说,可谓是作用非凡。

如果是其他人,比如原著中的戴沐白,他能够吸收利用的药效最多不过百分之八十,剩下的都浪费了。

而在菊斗罗的手里,这奇茸通天菊却能成为一把钥匙,发挥出百分之两百的效果,很有可能就能让菊斗罗晋级,这是因为他们之间实在是太过适合了。

第三百八十八级 独孤博的想法

“这地龙金瓜最为适合龙族武魂的魂师,碧磷蛇也算是龙种,所以对于独孤雁也是作用不小的。”陆渊说着,将手中的地龙金瓜递给了独孤雁。

独孤雁伸手接过,问道:“这东西该怎么吃?”

“你平常是怎么吃瓜的,现在就怎么吃!”陆渊微微一笑,说道。

“哦,对了,这地龙金瓜中的种子,你留下来,日后种到冰火两仪眼,它还可以再次生长。”陆渊说道。

“嗯!”独孤雁点了点头,目光偏转,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地方一般。

“不用另找地方了,就在我这木屋里吸收吧,我们会替你护法的!”陆渊淡声说道。

“好的!”听了陆渊的话之后,独孤雁找了个干净的地方,盘腿坐下,将地龙金瓜啃食干净,然后闭上眼眸,开始冥想,吸纳魂力。

“殿主,这地龙金瓜真的有那么大的效用吗?”看着独孤雁身上若有若无的闪烁着金光,独孤博有些好奇的问道。

“效用只会比我说的更好,服用了地龙金瓜之后,独孤雁的魂力必然会达到四十级,吸收了第四魂环后可能还会上升一两级,到时候魂力应当在四十一二级左右,再加上升灵丹,魂力起码能堆积到四十四五级左右。”

“剩下四年的时间,如果还不能突破到魂王,那我可真得鄙视她了。”

陆渊淡淡的说道。

“不会的,殿主您请放心,您都做到了这一步,雁雁她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独孤博说道。

“我就这么一说,对于独孤雁的天赋我还是了解的,虽然算不上妖孽,但也是天才一类,以她的天赋或许两年多就够了,可能用不到四年的时间。”陆渊轻声说道。

“殿主您说的是!”独孤博笑道。

“对了,殿主,有件事老夫想和您商量一下!愣了一会,独孤博突然说道。

“什么事,你说?”陆渊说道。

“我想让雁雁加入天星学院,您看是否可行?”独孤博说道。

“怎么突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她在天斗皇家学院不是待得好好地吗?”陆渊有些疑惑的看着独孤博。

“托殿主您的福,老夫不是挂了个学院客卿的名号吗?长时间都待在学院里,和雁雁见面的次数很少,所以老夫想把雁雁接过来,这样见面的机会也多一些。”独孤博说道。

“是吗?”陆渊目光细细地打量着独孤博,这个理由骗鬼呢,你不过是学院的客卿,想出去难道还有人拦你?

你又不是院长,又没那么多事,整天呆在学院里干什么?

等自己空下来了,你也就不需要留在学院照顾朱竹清她们了,你想到哪去浪,都没人拦你,毕竟龙王殿还没有建立起来,如今药草还充足,又不需要你做什么。

结果你还跟我说没时间出去,和独孤雁见面机会少?

真把我当傻子了?

“独孤前辈,让独孤雁加入天星学院只是一件小事,不过你得找个合适点的理由吧,你刚才的话,明眼人一听就知道是假的。”陆渊翻了翻白眼,说道。

“嘿嘿,果然瞒不了殿主,其实我是不看好天斗皇家学院,毕竟有着殿主在,明年的全大陆精英魂师大赛可以说是手到擒来,天斗皇家学院也不过就只是个打酱油的,雁雁在那里也没什么作用。”

“而且如今我们天星学院的战队不是还缺人吗?正好可以让雁雁来凑个人数啊,到时候顺手拿个冠军也好啊!”独孤博嘿嘿笑道。

“这倒还算是一个比较有说服力的理由!”陆渊摸了摸下巴,说道:“而且我们现在的战队除了我和竹清之外,也就剩下一个宁荣荣,才三个人,独孤雁进来正好填补一个空缺,而且独孤雁还是控制系魂师,倒是还比较合适。”

“是吧,殿主您也觉得合适吧,那就这么定了,回头我就让雁雁加入天星学院。”听了陆渊的话,独孤博一张老脸笑的跟菊花一样。

“你问过独孤雁的意见吗?她同意了吗?毕竟她在天斗皇家学院可是待了很久了的,怕是和那些队友都有感情了吧。”

“你可不要在独孤雁不同意的情况下就强逼她加入,到时候弄得大家都不愉快。”陆渊说道。

“我问过了,雁雁她并不反对,实话跟您说吧,自从玉天恒走后,天斗皇家战队就基本上一盘散沙了,唯一一个和雁雁关系好一点的就是那个九心海棠宗的小丫头了吧,其实雁雁也说了,她待在天斗皇家学院并不怎么自在了。”

“所以我跟她说的时候,她并没有拒绝,反而一口答应了下来。”独孤博说道。

“这样么?那就好!”陆渊点了点头,他可不想自己队伍里的人心不齐,弄出什么乱子来。

“对了,独孤前辈,你刚才说九心海棠宗,您觉得这个势力我们可以拉拢吗?”陆渊问道。

“这个您不说我还真忘了,这个九心海棠宗其实现在的情势并不是很好,由于九心海棠辅助效果好,治疗能力逆天,所以很多势力都在打他们注意,他们应该是挺需要有一股力量去庇护他们的。”

“如果我们龙王殿出手,诚意再足一点的话,倒是有着拉拢的可能!”独孤博说道。

“那这件事就麻烦独孤前辈了,毕竟你对这九心海棠宗了解比我深多了,就交由你去处理了,如果他们有什么条件的话,只要不过分,你都可以答应下来。”

“如果实在有什么难以断定的,你再回来告诉我,我亲自去和他们谈判。”

陆渊看着独孤博,说道。

“行,那就包在老夫身上了。”独孤博拍了拍胸膛,说道。

“好,那就这么定了,你在这里看着独孤雁吧,我去旁边看看情况。”陆渊点了点头,说道。

“那殿主您慢走!”独孤博的声音响起。

闻言,陆渊微微颔首,转身出了房门。

看着不远处朱竹清的木屋中偶尔传出来的刺目金光,陆渊目光微眨,轻轻迈动着脚步,朝着木屋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