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app免次数下载更新

【 .】,精彩免费阅读!

温甜目光微凝。

她看了一眼手术室:“晚点吧,我现在没有时间。”

“好,什么时候有时间告诉我,我来接。”

“嗯。”温甜吞了吞嗓子:“白莎白天没有来找过吧?”

“没有,我们今天没有联系过。”

温甜这才安心了点。

裴少沐又说道:“温甜放心即使有联系也不会有任何逾越,我有分寸,相信我。”

“嗯,我相信。”

虽然这样说温甜还是心里有些发虚。

毕竟白莎实在太美了,昨晚她进入餐厅所有的男食客眼睛看到发直的那一幕她到现在还记得清楚。

等挂完裴少沐的电话以后温甜看向秦朗。

一个人的旅行

“秦朗,说男人看到大美女是不是都会动心。”

秦朗此刻心思都在秦雨这里就随口回了一句:“会吧,美女谁都会喜欢的。”

“哦。”温甜的声音低落下来。

片刻后她忽然又问道:“秦朗,那觉得我美不美?”

秦朗的呼吸一顿。

他的注意力这下全部引到温甜这边了。

他看了温甜一眼,随即脸色有些发红:“温甜虽然我总是打击,但是那是开玩笑的其实真得挺漂亮的,是我见过,女生里面最好看的。”

最后一句秦朗的声音特别低。

“那如果有比我还要漂亮十倍的女人呢?”

“不可能。”

“如果有呢!”

秦朗想了一下:“这么漂亮那肯定就是天上的仙女了。”

温甜越发低落起来。

半个小时以后,秦雨手术室的门开了。

她的手术很成功。

“接下来就要看下有没有排异现象,如果没有就可以出院了。”医生对温甜和秦朗说道。

秦朗激动得手足无措。

他跑去看秦雨,但秦雨已经睡着了,一张小脸苍白的,偏偏那睫毛却黑得惊人。

秦朗看了秦雨很久后眼眶忽然就红了。

他喃喃说道:“小雨这下总算好了,哥哥可以放心了可以放心了。”

温甜被秦朗这么激动得样子感染到了。

她拍了拍秦朗的肩膀:“好了看这个大男人都快要哭了,秦雨不是好了吗,应该笑啊。”

秦朗擦了擦眼眶:“对我应该笑。”

他看向温甜,语气郑重:“温甜对小雨做得我会感激一辈子的,以后我就是的人了,要我做什么都一句话,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我也立即去!”

温甜吓了一大跳:“什么就是我的人了,我可是有对象的了。”

秦朗:“……”

他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脸又是一红。

“反正我的意思就是以后我秦朗就任吩咐了,温甜的恩情我一辈子都报答不完!”

温甜笑笑:“没什么真的,这对我来说就是小事,秦朗是我朋友举手之劳而已。”

秦朗内心的感激涌动到了身体的没处。

“温甜,我想和说一件事情。”秦朗鼓足了勇气。

“嗯,说。”

秦朗往不远处的长椅上看了一眼:“可能要说好久,我们坐在那里说吧。”

此刻他和温甜正站在秦雨所在的病房。

温甜正要走过去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她对秦朗说道:“要不下次吧,我还有些事情。”

秦朗楞了一下。

他那鼓足的勇气因为温甜这句话一下就缩了回去。

“那,那好吧。”

温甜点点头就向医院出口走去同时打了一个电话给裴少沐。

十分钟以后,裴少沐就到了医院门口。

“怎么到这来了,有什么事?”裴少沐的语气有几次急促,那眼眸里的关心挡都挡不住。

温甜笑了笑:“我没有事,是秦朗的妹妹做手术所以我就来了。”

裴少沐这才舒了口气。

他摸了摸温甜的脑袋:“我还以为我的小姑娘哪里受伤了。”

“怎么会,我身体好着呢。”

接下来裴少沐就将温甜带到了关押席凡的地方。

到了警局,裴少沐先给温甜看了一沓资料:“先看看。”

温甜的眼睛扫了过去。

这是席凡从小到大的所有资料,大多数温甜都没有在意,只有一点吸引了温甜的眼睛。

席凡高中是在美国读的,而且和温甜一个高中。

温甜一下就楞了。

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脑中不停闪过。

温甜瞬间就给抓住了。

她终于想起来了。

之前她就觉得席凡很熟悉,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会知道席凡和自己一个高中后,她终于给想了起来。

也难怪,高中实在太多同学了,而席凡从来不算什么风云人物,如果不是这个男生给自己写过一封长达上万字的情书,她可能连眼熟这种感觉都没有。

“这个男人心理有些问题,在他读完高二以后就一直在看心理医生。”裴少沐随口说了一句:“所以也许他袭击秦朗的行为完全是精神异常。”

温甜的指尖有些颤栗。

席凡高二以后就一直在看心理医生?

他给自己递情书就是在高二那年。

温甜忽然腿有些不稳。

裴少沐眼疾手快扶住了温甜的手:“温甜怎么了?”

“扶我去坐下,我的脑袋有些发晕。”

裴少沐扶着温甜去了一张长椅上坐下。

温甜的脑袋很乱很乱。

她记得言初星和她说过,说她很会戏弄别人,曾经把一个男生写给她的情书放到另外一个男生的抽屉里,结果那个男生被指为同性,受到了全校的攻击和嘲笑。

温甜重重咬住了唇。

席凡高二以后就去看心理医生,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件事情的原因。

她当时完全就是小女还好玩的心态,却没有想到给别人带来了那么大的伤害。

温甜在座椅上坐了很久,裴少沐就陪着她那么坐着一直紧紧握住她的手。

“温甜,现在好些了没有?”良久后裴少沐开口询问道。

温甜看了裴少沐一眼然后点点头。

“我要去见一下席凡的心理医生,裴少沐能给我安排吗?”温甜问道。

裴少沐的眼眸闪过了错愕:“温甜,认识他?”

温甜点点头,她声音很低很低:“我想去确认一些事情。”裴少沐的速度很快,到了晚上温甜就见到了席凡一直就诊的心理医生。